2013年12月18日 星期三

【Thor×索爾珍/洛基珍】同居三兩事Part3




01.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當奧丁之子牽起她的手時,她總想著,終有一日,她會無法感受到他的觸碰吧。
  無法再體驗到他的觸摸。
  無法再讓他牽起自己的手。
  珍.佛斯特不由得如此作想。
  終將失去他溫柔地撫摸自己的感觸這件事,讓她感到些微的恐懼。而在這份恐懼油然而生的同時,珍.佛斯特也強行將之壓抑下去。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又或者說,那是相反的,對於索爾而言才是──他有朝一日,會無法再牽起珍.佛斯特的手。
  無論如何,她一定會先離他遠去。

  那會是多久之後的事?
  二十年?三十年?還是五十年?
  最多不會超過一百年的吧。

  於他而言,區區的一百年不過是須臾。
  但以珍的視點而言,光是兩年的光陰便已讓她煎熬不已。
  或許對珍.佛斯特而言,那或許稱得上是幸福的了。
  已經足夠幸福了。

  她直至死為止,都能夠注視著心愛之人直到斷氣。
與索爾之間的愛,沒有阻饒與意外的話──大抵亦能夠延續到氣絕為止。

  所以,那個,或許能夠稱為她的「永遠」。
  珍.佛斯特,這個密加德凡人的永遠。
  她的永恆。
  她的終焉。
  能夠和心愛的雷神攜手直至她年華逝去、衰老、以及步入棺材。

  然而索爾呢?
  那個阿斯嘉的王子、從北歐神話中走出來的神祇呢?

  她的一生會在他的陪伴下邁入終點;
  他的終點她卻無法跟隨到底。
  他的一生會在失去她的情況下,苟延殘喘地、無盡消耗、損耗、如同缺失色彩的視界般地,壓榨般地,那樣持續走下去。

  ──他們無法永遠在一起。
  他與她都沒有能耐或資格,去斷言何謂永恆、定義何謂之絕對。定義無法衡量之事乃是愚昧之徒的行為。
  但是唯有此事,
  唯有「無法在一起」這件事,
  無可非議,絕對能夠斷言為永遠。


  「永遠不可能」──「永遠在一起」。


2013年12月1日 星期日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2



01.

  當邪神洛基撞見索爾與珍.佛斯特的親熱畫面時,會採取下列何種行為?

  A.搞破壞。
  B.出口揶揄。
  C.將兩人親熱的模樣拍照下來,然後放大後掛在客廳上。
  D.將熱吻中的兄長的面貌變成自己的。
  E.以上皆是。


2013年11月18日 星期一

【Thor×索爾珍+洛基】同居三兩事Part1



01.

  「……我的褲子呢?」


  雷神索爾、邪神洛基與天文學家珍.佛斯特的某日同居日常,是從邪神洛基從浴室探出頭來尋找換洗衣物的這句話開始的。



2013年10月1日 星期二

【進擊的巨人×里佩】無盡等待與深淵謬誤


00.

  那是場錯誤。
  她想那是場錯誤。
  這個世界是個錯誤。
  他與她的相遇也是場錯誤。
  覺得某事、覺得某人、覺得某個存在,就是種錯誤。
  覺得有哪裡出了錯,覺得光是思考錯誤此事都是場錯誤,覺得意識到錯誤本身便是個無可非議的錯誤;覺得誕生此事,延續生命此事,奉獻一切此事,奮戰此事,都是一種錯誤。

  即使「里維」的存在沒有錯誤,
  或「佩特拉」自身也屬於正確,
  也無法辯駁那無庸置疑的極大錯誤癥結。

  因為正確才擁有理由。
  而錯誤沒有理由。
  沒有任何可供,辯解的餘地──

  永遠地持續犯錯,猶如陷入了永劫的謬誤深淵,步入了無可辯駁的泥沼中,逐步被吞噬殆盡,連自身的消弭都無所自覺,連自身打從深處散發出的腐敗惡臭都毫無知覺,直至必須依賴吞食泥垢藻屑賴以為生為止,直到必須飲用由煉獄汩汩流洩而出的血液為止,直至吸吮屍水都變得毫無感受為止,直至被刑具撕裂五臟六腑都要心懷感激為止──都不能停止,都不被允許停止。
  只能永遠地錯誤、錯誤、錯誤下去──



2013年9月28日 星期六

【工商】里佩小說本《無言的再會》資訊+二刷通販開放(9/28更新)


大家好,這裡是泡殿。


【封面封底】




【宣傳圖】






【書名】無言的再會
【配對】里維X佩特拉(佩托拉)
【作者】泡殿
【封面/插圖】霥
【插花】梨安子
【規格】A5右翻
【性質】悲虐取向/背景原作設定無架空/可能、或許有甜?/幽靈梗有
【內容】預估收錄2~3篇,一萬五字左右。試閱是釋出其中一篇。
【售價】NT100
【特典】預訂的前十位
【販售方式】
1.CWT34Day1+Day2寄攤(兩日攤位:U43)
2.通販
【自家通販請點此】
3.WS21Day1寄攤(攤位:H01)
3.巨人only寄攤



-----




2013年9月7日 星期六

【工商】里佩小說本《消毒水風味的日常》資訊+通販開放(9/28更新)


大家好,這裡是泡殿。
這本是預計要在進擊的巨人only-強行突破-首販的里佩現趴囉歡樂本,請多多指教!



【封面】




【書名】消毒水風味的日常
【配對】里維X佩特拉(佩托拉)
【作者】泡殿
【封面】霥
【規格】A5右翻
【性質】現パロ/日常/子世代
【內容】一萬字左右。
【售價】NT100以下。
【販售方式】
1.進擊的巨人only寄攤(攤位:B12)
2.通販
【自家通販請點此】



【試閱】




【里佩小說本】消毒水風味的日常《試閱》



試閱一



  一切都要從里維家的日常吵鬧開始說起。


  「你搞屁啊──!不要趁我不注意時隨隨便便把別人的妹妹泡進消毒水裡!」
  「她也是我女兒。」
  「難道你的工作就是把女兒泡進消毒水裡嗎!?」
  「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是本能。嗯。」
  「不要同意我的話啊!」

  里維的親生兒子──莫爾,今年七歲,在千鈞一髮之際從父親手中一把搶過才兩歲大的妹妹,將妹妹攬至身後,邊抬頭瞪著眼前的男人──自己的親生父親。
  就像以前自己在還無法自力更生的襁褓時代需要仰賴母親的保護才得以倖存下來般──莫爾十分清楚,要是沒有自己的保護,自己唯一親生妹妹的生命就有如風中殘燭,很可能就此殞滅在親生父親的手中。
  相較於兒子激動萬分,作為父親的里維十分冷靜。
  但冷靜的也只有態度。

  「誰教你們老是玩得一身泥巴回家……不是說過了,出去玩回家時要是沒有消毒三遍,不准進家門嗎。」
  這倒是莫爾的失策,他忘記里維今天休假,以為他不在家,於是放心地沒有做任何清潔工作便拉著妹妹進家門,結果回家後才離開一會時間,就發現里維拎著妹妹的後頸打算將她一頭埋進浴室裡裝滿消毒水的盆子裡。至於為何他們家內的消毒水永遠都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是個永遠的謎。
  莫爾在心底默念三遍「今天母親不在家我要自立自強」以此鼓勵自己。

  「──說起來洗澡就算了,為什麼要把頭也埋進去啊?在自己家內被親生父親活生生埋進消毒水裡溺死,這死法一點都不好笑啊。」
  里維氣定神閒地輕哼了一聲,接著才說,「畢竟偶爾也得好好消毒一下腦袋。」
  「該消除的明明是你的腦袋。」

  開什麼玩笑啊──莫爾低聲碎碎念著。
  但里維似乎壓根沒有在聽兒子說話,只是瞇起眼,靜靜掃視、評估著兄妹兩人身上的髒污程度,以居高臨下的壓倒性氣勢逐步縮短距離,緩緩地接近兄妹兩人。
  「……我明白了,果然還是兩個一起丟進去吧。」
  莫爾第一次感覺生命走上了盡頭。
  在他的耳中,里維這句話幾乎就意味著「果然還是兩人一起去死吧」。

  莫爾此刻已經放棄吐槽,一面暗忖逃亡路線,但怎麼想都覺得自己的能耐根本逃不了父親的魔掌,事實上,以里維的身手而言別說是對付像他們這樣的小孩子了,就是面對成群的成年男子也不可能落下風──何況他以往都是靠母親及時的救場才免於讓妹妹落入消毒水之刑。
  他自從妹妹誕生後,這兩年來一直堤防眼前這個重度潔癖外加神經質的父親把妹妹扔入消毒水裡,而今天,卻要功虧一簣了嗎──

  「……不用擔心。」彷彿透析他的心思,父親緩慢,且平靜地淡淡開口了,
  「我想應該不至於死掉……至少在你們斷氣之前,我會把你們拉起來的。」
  「你也有自覺一個不小心會弄死人啊。混帳,這是謀殺啊,我要叫警察來了──」
  在發出激烈的吐槽過後,莫爾才後知後覺地想到一個事實,

  「說起來你這種傢伙為什麼會是警察啊──!」


  「……怎麼了?在外面就聽見好吵的聲音呢。」


  喀擦。里維的背後傳來打開門鎖的聲音。

  上天保佑。
  佩特拉回來了。



-Tbc-







試閱二 


01

  在一次的任務中,佩特拉幾乎險些喪命。佩特拉所屬的小組因為中了爆破埋伏而遲遲沒有消息回報,就在已經幾乎準備要放棄他們時──里維率領另一支行動小組壓制住恐怖份子的幹部與首腦,那舉動無疑是放棄了佩特拉等人的表現。
  但里維沒有絲毫遲疑。
  之後才在恐怖份子據點的某一處瓦礫堆發現了倖存下來的佩特拉等人。
  三十二人僅存十三人。因為兵分兩路才得以生存下來的。

  在回到本部後,里維支開旁人,讓自己和佩特拉獨處。他們沒有公開交往關係,儘管與兩人較為親密的同事皆早已隱約察覺。
  然後里維摟住佩特拉。
  他對佩特拉說,「……就是這樣,佩特拉。」
  佩特拉沒有問他指的是什麼。她在里維懷中輕輕地說「我很髒喔,前輩」。但里維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不是里維的潔癖容許了佩特拉的髒污──而是里維迫使自己去容納她的污穢。佩特拉本身並不特別,只是里維讓她佔據自身世界中特殊的位置。

  「就是這樣了,佩特拉。」
  「──我明白的,前輩。」
  他的嗓音平淡如水,佩特拉的回應也極其溫柔。

  ──看吧,佩特拉,我就是這樣的人。

  猶如自我主張的宣示,那道宣言並不傲慢,也正因如此才殘忍。佩特拉也能理解。
  但佩特拉說,不要緊的。
  里維是這樣的人、她的前輩是這樣子的存在──她怎麼可能不知情。佩特拉能夠包容、理解、接納,同時更進一步地,愛慕這樣的他。
  她明白里維前輩不會為了任何人停下腳步;他即便重視同伴,但也僅僅只是重視而已,如同對待佩特拉、他的女人──也是同樣的。里維說,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佩特拉……即使妳死去了也是一樣的。」
  「嗯。」
  「即使失去了妳,也是一樣的。」
  「嗯。」
  「我,就算失去了妳,也無法哭泣。」
  「我知道。」

  里維闔上了眼,他無從去想像如今在他懷裡的佩特拉是怎麼樣的神情,而佩特拉也只是安分地讓他摟著。反覆幾次平穩的呼吸後,再次確認了他自身的本質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里維即便失去了佩特拉,他的世界也不會有所改變──
  他大概會像是他的世界從未出現過佩特拉般地,照常於早晨起床、上班、出任務、解決任務、下班、回家洗澡、打掃、最後上床睡覺吧,不會失落、不會表現沮喪、不會無法振作,就像他從未過遇見過佩特拉,或從未有過佩特拉這名戀人一般。

  極其冰冷,
  猶如夢魘,
  冷如寒泉,
  沁骨的告解。

  「就是這樣」──這句話在文脈上,具備著「妳就算死了也不過就是如此」的意思嗎?但佩特拉此刻只是個單純的聽眾,無權置喙。她有時候會思索著,究竟是因為「她是佩特拉,所以才能包容里維」,又或者是因為「他是里維,所以佩特拉才會容納他」呢?但無論是哪一種,都無法改變佩特拉對於里維放棄她的舉動絲毫不打算加以責怪這件事。
  佩特拉淡淡地漾起笑容。
  「里維前輩,我啊,並不在乎那些。」

  「──只是覺得能回到前輩身邊,真是太好了。」




02

  「──原來如此,所以你們是在那天決定要訂婚的嗎?」
  面對兒子的詢問,陶醉於大談自己戀愛史的母親終於回過神來,面頰泛紅地說「不是的」。

  「求婚的話是更後面的事……我想想,那天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
  「……怎麼又是消毒水啊……」



-試閱結束-



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

【進擊的巨人×里佩】重疊的視界



00.

  輕閉雙眼。
  輕呼妳名。
  無聲無歡無悲無喜。

  猶如確認似的,他在看見那樣的畫面後,不由得沉默了。
  闔眼。
  然後睜開。

  眨眼的時間只有一瞬間。
  但他並不對眨眼後、再次睜開眼的視野有所期待──


  他不對這個世界有所期待。


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Gintama×銀妙/雙神】停滯的期限




一、雙神/歸處



01.

  「……臭傢伙。」神樂有些錯愕地瞠大眼,
  「你這笨蛋哥哥也就只有這個時候才會來見我。」

  眼前與自己的容貌輪廓有些許相似的男人不改笑容,看似親暱地對她說:

  「神樂──和我走吧。」

  她一口回絕。



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進擊的巨人×里佩】理解之後,葬送之前



00.

  ──他記憶中那女孩的笑容並特別不鮮明。

  反而是如年代久遠的相片般,泛黃,邊緣有些許缺角磨損,模糊不堪。
  里維記得那女孩經常笑著,但卻已經幾乎想不起來:當時的她,究竟是露出了怎樣的笑容?

  唯獨這點,里維腦中海馬迴裡怎麼樣都搜索不到那個畫面的銜接點。
  記憶的底片遭到了刪減,那個定格的畫面就這樣缺了一角,使他看不清那副面容。即使沖刷底片,她的臉龐同樣破碎不堪。

  他猶記得她哭泣的模樣、發怒的表情、膽怯的表現、俐落的身手。
  但佩特拉的笑容──
  唯獨這點,他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原創】受魔女蠱惑的愚昧勇者


00.

  第一天,勇者誕生。
  第二天,勇者與夥伴踏上了旅程。
  第三天,勇者與夥伴一路奮戰。
  第四天,勇者抵達了魔王城。
  第五天,勇者打倒了魔王,救出被擄走的公主。
  第六天,勇者拯救了世界,凱旋回歸。
  第七天,勇者與夥伴們進入城堡接受國王的加冕,

  然後無人生還。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黑子×青桃】碰觸始於允許前(R18)



00.

  青峰大輝在那個黃昏看見的。

  看見黑子哲也,牽起了桃井五月的手。
  他冷眼旁觀,無動於衷。
  最後選擇轉過身。

  那天青峰大輝一個人回家。


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里佩小說本】無言的再會《試閱》


0

  「我回來了。」

  那句話語與她的存在都極其唐突,且令人困惑。
  恍惚,錯置,暈眩,
  如夢境般──噩夢般的。
  他沒有對那道幻影回以一句「歡迎回來」。只是凝視著、注視著,而後才緩緩啟口──



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進擊的巨人×里佩】存在於此



00.

  『他有聽到嗎?』

  『我想──他一定有聽到喔。』
  『因為他的表情,是那麼的安祥。』

  『……那就好。』



2013年5月8日 星期三

【進擊的巨人×里佩】轉瞬間的事《下》



01.

  『──喂。』
  『……佩特拉──』
  『名字。』

  『──叫我的名字。佩特拉。』



2013年4月24日 星期三

【進擊的巨人×里佩】轉瞬間的事《上》




01.

  「──啊。」艾魯多一臉頭痛地察覺不妙,
  「……糟糕。」

  「把她灌醉了。」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TAG/關鍵字】(2017/08更新)


總之就是一些我的嫁和關鍵字以及喜好。
非常歡迎同好搭訕/(常常萌冷門超缺同好哭哭)
排越前面表示越喜歡。
因為是防腐劑所以沒有BL(但是有GL)。
不定期更新,想到什麼就補。


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進擊的巨人×里佩】與內臟一同傾瀉而出的




01.

  她聽見──

  聽見全身上下骨頭粉碎的聲音。
  聽見肉被輕易壓爛的聲音。
  渾身上下被外力撕碎的聲響。



  噗滋。



  乍聽之下十分可笑滑稽。
  就像被車輪輾過的青蛙那般──內臟已經無法維持原樣,她一瞬間以為內臟要從喉嚨深處吐了出來。實際上則是嘔出一大團不知道來自身體哪個部位的血塊。
  她的血肉之軀發出了噁心的聲音。

  那是道決定性、致命性的聲響。
  佩特拉在那瞬間就清楚地明白了。

  她 知 道 自 己 一 定 會 死。

  而她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
  無論如何,來自背後女巨人的巨大衝擊,除了粉碎的骨頭、被壓爛的肉軀、被開膛剖肚門戶大開的腹腔──她的脖子也斷了,別說是聲帶,整個喉嚨都徹底變形。頸椎碎得不成原形。

  ……啊、啊啊。
  ……我、我、我──

  最開始她先是失去了視覺,然後在下一瞬間失去了聽覺。
  知覺、觸覺、嗅覺、連味覺也一併失去──畢竟她連口腔的濃厚血腥味也感受不到。
  甚至感受不到痛楚。
  不,痛覺是存在的,她因那撕裂全身的衝擊痛到幾乎要發狂、到了屈服、甚至要跪地求饒的地步;然而緊接隨之迎來的,是超越了痛覺的那份「無」。比起痛苦,那份什麼都不存在什麼都算不上的「無」,更令佩特拉畏懼不已。
  饒是她連恐懼都感受不到了。

  眼球向上翻起,整個身軀的血肉全黏在樹幹上,姿勢極度扭曲,四肢無力地垂掛著。
  血肉模糊。
  支離破碎。

  ──這個就是。
  佩特拉.拉爾死去時的模樣。


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進擊的巨人×里佩】真正想傳達的事





01.初體驗

  ──里維兵長。

  人類最強的士兵。
  全人類的希望。
  無論如何,做為擁有如此地位的里維,他的經歷、歷練、地位、力量、才能、戰績和那份極度單純的「強悍」都貨真價實,至今也經過不少大風大浪、見識過不少人物。

  ……然而。
  即使如此,

  邊在空中失禁邊哭著刨下巨人後頸肉塊的少女──他還真的是初次見識。



  「……這女人就是以後我的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