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黑子×青桃】青梅竹馬的三兩事、續




06.戀愛盲目,而身邊的青梅竹馬更白目

  「──青峰君,有沒有好好在聽我說話呀?」
  「嗯?喔,有啊有啊,冰棒的話題是吧。」
  「根本沒在聽!」
  那是上禮拜的話題吧。鼓起嘴的桃井五月顯得有些憤慨。

  「啊──煩死了,妳口中老是哲啊哲的,每次講的話都差不多不是嗎?」
  「哪裡差不多了?哲君每天都很帥的!」
  「講話有邏輯點吧妳……」
  青峰大輝腦袋又浮現前些日子的約會跟蹤,以及黃瀨的那句「那孩子是眼瞎了嗎」。
  ……對了。
  在那次跟蹤裡,青峰大輝確實察覺了某些異變──

  「比起這個,五月啊──」青峰大輝的視線逐漸變得銳利。
  「嗯、嗯?怎麼了?眼神變得很可怕呢。」

  「胸部又變大了呢,妳。」
  「你手在摸哪裡啊────!」

  當天青峰大輝得到了一個桃井五月巴掌印土產。



2012年7月15日 星期日

【西尾維新】偽物語 上+下(有捏)



嗯……我發現我已經幾百年沒用網誌發表正經的心得感想了。
打算鞭策自己看完就來發一下閱讀感,不然之前都是發在噗浪上,沒辦法保存。
不過這邊沒辦法用表情符號我可能沒辦法適度表現我的情感(爆)。


2012年7月12日 星期四

【黑子×青桃】因妳而失去的



00.

  初時他只是感到些微的不協調感。

  然而和世上大多易被忽視的事物一般,
  他旋即就忘記了那份感覺。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黑子×青桃】青梅竹馬的三兩事




01.理所當然

  因為他認為她會陪在他身邊。
  所以她理所當然地跟在他身後。



【開張】


呃算是開張宣言。

我上個blog不知道都關幾年了……好像是3年了吧OTZ
沒辦法噗浪完全取代的blog的功能了,讓我這三年間完全沒有使用blog的需求。
然後最近是心血來潮想來開個新的,因為嫌FC2不好用所以跑來朋友推薦的這個blogger
聽說是連笨手也能上手的簡單格式……所以衝著這點我就來了。

測試一下的確是連我這個笨蛋都大致會用了!()
雖然有些東西還是弄不太會,比方說怎麼用分類的那些……難道這裡只能用時間來分類嗎……還有怎麼用置頂…?嗯嗯嗯嗯嗯?我想莫非應該只是純粹我太笨嗎?


好吧總之,這裡以後應該又會變成另類的存檔區,剛剛總之先放了三篇文章上去,預計以後這裡會和鮮網同步發文,但不會搬舊文過來、除非有需要啦。
然後其他的作用大概就是比較正式的心得感想、或開箱文、介紹推坑文什麼的吧……

嗯其實我也有點茫然……總之先這樣請多指教OTZ


【HP×瑞斗夢】短篇01-06




01.自戀

  那是一種無可避免的自戀。

  湯姆瑞斗在各方面都是那樣恣意妄為的人。

  ──這個世界是為了他而誕生的。
  ──地球因他而轉動。
  ──敵人是為了阻礙他而活的。
  ──奴隸是為了服侍他而生的。
  ──路人是為了作為和他毫無關係的存在而存在的。
  ──殘渣是為了讓他踐踏而殘留的。
  ──玩具只為了取悅他而始為玩偶。
  ──薩拉札.史萊哲林的存在意義也唯有湯姆.瑞斗一人。

  無可救藥的湯姆瑞斗說著無可救藥的話語。
  聽不出是玩笑話抑或是打從心底如此認為──湯姆瑞斗口中的旋律,在她耳裡就是如此可笑的戲言。
  ──他是對自己所言那樣深信不疑嗎?

  然後,
  然後他,

  ──妳,是為了我,才誕生到這個世界上的啊。

  ……她輕輕惴慄。

  為了迷戀湯姆瑞斗。
  為了愛他。
  為了取悅佛地魔王。

  正如他所言,不是為了目的的手段,而是為了手段的目的。


  她的人生,是從愛上了湯姆瑞斗才開始的。


  沒有終焉。
  沒有未來。
  沒有煞車可言的單向行駛。
  就連中途懊悔也──辦不到。
  不愛湯姆瑞斗的自己並不存在任何一個世界。

  無論重複多少次,她仍舊會義無反顧地成為他的狗。
  無論重複多少次。
  無論重複多少次。

  無論重生多少次,無論死去多少次。
  無論殺死多少人──遑論殺盡天下人。

  為了她所服侍的那個王──你們全部都該去死啊!

  所以最為可悲的是,面對佛地魔王那些無可救藥的妄語,她卻不由自主地默默頷首了。
  困惑著的那種心情,也會立刻消逝無蹤。
是同意了嗎?還是確信著呢。


  會想著:

  ──啊。
  或許真的就是如此呢。

【Baccano】多CP短篇01-03




01.費洛X艾妮絲-所謂人生一大難題

  「費洛哥哥──在煩惱著什麼嗎?」
  「……沒有啊。」
  「──果然和艾妮絲姊姊有關吧?」
  「……嗚!」
  一句直指核心。

  「而且是因為最近看到別人發來喜帖了,所以漸漸感到不安吧,明明都同居二十年了,費洛哥哥和艾妮絲姊姊卻一點進展都沒有。」
  「唔唔唔!」
  而且一針就見血。

  好不容易想要開口反擊,「察斯你這小鬼──
  「唉呀呀與其跟小孩子抱怨,不如想點辦法對艾妮絲姊姊求婚吧。」
  「……」
  費洛.普羅宣查當場洩氣,瑪爾汀喬家族的娃娃臉幹部垂下肩頭,看起來沮喪不已。

  「你……說得那麼簡單。要是我又被艾妮絲發了家人卡怎麼辦啊……
  「嗯──夫妻也是家人的一種啊,我是覺得無所謂啦,反正費洛哥哥你有永遠的時間繼續去嘗試啊。」
  「……拿永遠的時間做這種事嗎?」
  他想起某個紅髮的童年玩伴的三秒告白法居然成功了的此事,就感到深深的悲哀。

  結果,正如察斯所言,在這段對話之後,費洛前前後後又花了三十年才終於讓這段愛情長跑大功告成。
  不過因為當時察斯和麥沙等人長期在外奔波而未參與到婚禮,直到2002年重逢時才得知此事。

  「──是有多純情啊。」
  當下察斯一臉受不了地嘆氣。
  活了三百年也沒看過這種的。

【Baccano×修伊莫妮卡】永世




00.

  她是帶著笑容而死的。

  儘管那時的她已經幾乎發不出聲音。
  逐漸被死亡所牽引離去,視線業已模糊不清。

  她還是笑著。

  朦朧的意識。
  即將被掩蓋的視野。
  忍受著被開膛剖肚的痛楚。
  看似很幸福地笑了。

  如同母親死去時──那樣的笑靨。
  然後望著她所深愛之人,最後的最後──那句遺言。


  「──要再見面喔。」


  明明她是這麼說的。
  明明她是這麼說的。
  明明那是她──最後的祈求。

  他卻連她最後的希冀都違背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