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金女主/庫梅/拉二妮菲/劍莫/盾親子】短篇

►「假如被關在不說出喜歡對方之處就出不去的房間」paro。
►金女主/狂狗梅芙/拉二妮菲/劍莫/盾親子。

►本來還想寫槍姬、伊阿宋美狄亞或其他圓桌X阿爾托莉亞,不過很難想。



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ICE5工商】《殺死魔女的唯一方法》資訊頁
























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原創孩子X魔女合誌
首販於2018.05.26 ICE 5 攤位O12Night Flight~夜間飛行)


【書名】殺死魔女的唯一方法
【性質】原創孩子X魔女、女性向BG、魔女養育孩子的異色物語 *有微獵奇描寫
【價格】台幣200(台灣通販多加NT60)、人民幣43(僅可用支付寶付款、且運費另計)
【作者】森扉夜行泉濂沫澱
【封面繪者】KOKOEN【排版】沫澱
【詳細規格】A5直式右翻|約140P|約5萬字|膠裝
【販售時間】2018.05.26ICE 5》場販,並接受通販
【書本狀態】預訂開放中!

【收錄內容】01森扉夜《綠色的魔女》
      02沫澱《白色的魔女》
      03沫澱《紅色的魔女》
      04行泉濂《灰色的魔女》

本書共收錄了四篇不同魔女們與各自收養的孩子們的故事,屬於自創、類中古世紀的世界觀。
靈感來源來自推特:#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企劃!





-預訂頁請往下-


2018年3月28日 星期三

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艦これ】鎮守府的女人們01(皇家方舟)



  Admiral,早上了。」
  「嗯……?再──再三分鐘……」
  「妳在三分鐘前也是這麼說的。」皇家方舟冷靜地說。

  皇家方舟自提督的枕邊優雅地坐直身體,與睡得一團混亂的提督不同,皇家方舟不可思議地身上的睡衣和頭髮依舊乾淨整齊,完全沒有受到睡眠的影響。
  眼見身邊的提督依舊沒有起身的跡象,皇家方舟凝視著提督的側臉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倏地伸手撫摸提督的額頭。
  「沒發燒。」方舟靜靜地說。
  看來提督真的只是睡懶覺而已。

  「Admiral,再睡下去就太晚了。」
  「唔……」
  看著這樣的提督,皇家方舟罕見地嘆口氣,不過也不像是真的厭煩了提督。
  「……妳親我一下我就起來。」過了好一會,提督的聲音才從枕頭裡悶悶地傳來。
  「妳就是這個樣子金剛才會生氣的。」
  她翻過身子,與她俐落能幹的部下不同,她襯衫的扣子在睡夢中全敞開了,乳房在她踢開被子之後暴露在空氣中。她面向皇家方舟,睡眼惺忪地說:「只是親一下至於生氣嗎……?」
  「還有我睡在妳床上這件事。」
  「我們什麼都沒幹呀。」
  「『昨晚』是這樣沒錯。」皇家方舟提醒她。
  在她還想要說點什麼之前,皇家方舟便俯下身子,完成提督下達的指令;皇家方舟撩起左邊的鬢髮,優雅地親吻她的嘴角。
  至此,她才終於完全睜開眼皮。

  「Admiral。」
  「嗯?」
  「據推測和經驗,金剛在二十分鐘以內就會帶著茶具過來了。」
  「啊……」
  「大淀的早晨匯報則是在三十分鐘過後。」
  她聽得都有些頭痛。

  「妳為什麼不乾脆讓金剛擔任秘書艦呢?」皇家方舟問,一面平靜地為提督睡亂的頭髮作梳理,方舟細長而靈敏的手指輕輕地撫過她的頭皮時,總讓她覺得一陣酥麻,舒服得想再躺回去。
  「這樣,金剛的早茶活動和例常匯報都可以同時進行了。……雖然會多花一點時間就是了。」
  「妳認為金剛的性格能做好匯報嗎?」她反問。
  皇家方舟認真地閉目思考了約三秒,然後搖頭。
  「我並不懷疑她的能力,不過金剛太熱衷往我的嘴裡塞大吉嶺紅茶了,匯報時至少會漏兩、三個重點吧,不然就是把讀不懂的漢字迅速跳過去。」
  「Admiral,妳這個意思就是懷疑她的能力。」皇家方舟說:「再怎麼說,她畢竟是妳妻子,這樣實在……」
  「嗯……?妳的話真奇怪,方舟。」
  她的脖子往後仰,大大地伸了個懶腰,接著順勢將頭毫不客氣地塞進皇家方舟的乳房中,陶醉地摟著這名如騎士般優雅而纖細美麗的英國空母。

  「我愛她。」她說。
  「不過那和她的能力極限是兩回事。我偶爾會想叫她跟妳學點氣質呢。」
  「……妳就是這樣,才會一天到晚惹金剛生氣的,Admiral。」
  皇家方舟再次輕嘆一口氣,臉上冷靜的神色未變分毫,靜靜地撫摸著提督的後腦勺,任她這樣摟著自己。
  「怎麼了──方舟,妳不喜歡我這個樣子嗎?」
  「沒有喜不喜歡的問題。」皇家方舟靜靜地說,與方才親吻她時是同樣的神色,「我是妳的兵器,是妳的東西。」
  那艘她喜愛的英國空母靠在她的頭顱邊,將有如戀人般的低聲呢喃送入她耳中:


  「……妳想要怎麼樣都可以,Admiral。」


  她聽了後沒說些什麼,只是盡情地在皇家方舟身上磨蹭,皇家方舟淡淡地提醒她幾句時間,但她好像沒完全聽進去。
  直到金剛比預計時間提早五分鐘闖入寢室──引發了一場晨間災難為止。





-Tbc-





  夢女文again。
  文中的女提督是自我代入用的,不過要當成創角也是可以。

  一ㄆ說太閃了她很生氣,不過想想也是,文中的提督真的過太爽……之後夕立、阿武隈和大老婆金剛會出現。
  續篇基本看心情。


2018年3月13日 星期二

【HWIP】芙蘭德校長與黛安娜級長



  「……校長,請問您有在聽我說話嗎?」
  「噢,有啊。」披著斗篷的奇怪男人從面具底下悠然自得地發聲:「我也覺得斜角巷那間烤布丁很好吃。」
  「您根本就沒有在聽我說話。」黛安娜冰冷地說。

  擔任史萊哲林級長的黛安娜
墨菲依舊面帶笑容,看著被她稱作「校長」的那個男人時目光卻冰冷不已,像是硬生生吞入整桶冰塊。
  要是被維若妮卡看見了,大概會困惑地想「這女人又在發什麼神經了」。
  不過要是私下更熟悉黛安娜本性的依蕾托,大概會看出黛安娜是難得地真的動怒了。

  「妳幹嘛要這麼生氣呢?黛安娜級長。」
  「您說的話真有趣。」但黛安娜的眼神裡毫無笑意,「我並沒有生氣。」
  「妳是月經期嗎?」
  「請不要詢問女性這種問題。還有,我不是月經期。」
  「我想也是。」全身覆蓋在漆黑斗篷之下的男人說:「妳的經期應該在上禮拜就結束了。」
  「……我就不過問您為什麼會知道了。」
  就如同布雷.芙蘭德校長的懶散語調沒有因為被質疑而撼動分毫,黛安娜自始自終都維持著親切而友善的微笑。
  芙蘭德像是正在以惹怒這名看似典雅端莊的女性為樂,而隨著校長越來越顧左右而言他的奇怪言行,黛安娜臉上泛著笑意的輪廓也隨之加深,她的視線如爬蟲類般冷冽,笑容卻令人聯想到發怒的獅子。

  「女孩子別這麼小孩子氣,我倒是可以回答妳剛才的問題,黛安娜級長。」
  「哦,您現在又有心情回答了?」
  芙蘭德沒有理會這個冷嘲:「我的確是指使我的一些學生去森林附近採集……
  「不是你的學生,是我的學生。史萊哲林的學生。」黛安娜皮笑肉不笑地打斷他,「而且不是森林附近,校長,您很健忘我姑且提醒您一聲,他們進入內部了。」
  「哎呀,技術性來說他們是我的學生沒錯。」
  芙蘭德慵懶的語氣會讓人誤以為他和黛安娜只是在談論天氣:「再說只是森林外圍,而且有艾勒跟著他們。」
  「我知道艾勒先生也在,但不是那個問題。」
  「至於黛安娜同學的問題呢──就是妳太神經緊張了。」
  「您真愛開玩笑。」
  「會為了幾個學生來特地跑來找我質詢真不像是妳的作風,小丫頭。嗯說到作風,聽說妳的原則是『不做任何沒有把握的事』,說話這麼大膽行事卻這麼謹慎其實還挺好笑的喔?我的意思是,妳就是這種矛盾的性格所以妳才一直和妳父親……
  「砰」!
  的一聲,黛安娜將懷抱在懷裡的文件夾一口氣拍在校長桌上。

  有那麼一瞬間,黛安娜墨菲的笑容消失了。

  「我不明白您在說什麼。」但很快她又恢復了那個良好教養小姐的形象。
  她柔和的笑容正對著眼前隨意癱坐在椅子上的奇異斗篷人,一語不發地與他對望──如果面具的那兩個孔算是眼睛的話,他們算是在互相凝視著。

  「總之,請不要再這樣做了。想採什麼藥草或收集生物請自己去禁忌森林去死。」
  芙蘭德即使被熟識多年的女學生這樣瞪著也依舊不動分毫,他散漫而輕浮的態度只差沒有大聲哼歌而已,他如果真的面具底下確實有人類的腦子,這時候大概也在思考活米村有賣烤布丁的甜品店還不是眼前這個動怒的級長。
  「……布丁……
  「我想沒有人在說布丁的話題。」
  「那妳剛剛說了什麼?」
  「叫你去死。」黛安娜簡潔地說。

  「既然您腦袋還是這麼鬆弛大概裡面也只裝了布丁內餡,那我就此告辭好了。還請您考慮我的建議,雖然布丁餡大概是沒有記憶體的存在,但我姑且還是說一聲。」
  「嗯──
  「瓦爾雷特教授轉交的文件我也親自送來了,您自行過目吧。」
  她優雅地行了個禮,側過身子便轉身離去,布雷·芙蘭德在她踏在第一個台階時才終於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嘿,小丫頭」。
  但黛安娜沒有理會他。

  壁上兩排畫像十幾顆眼睛都凝視著那個女性身影離去,大多時候都十分嘈雜的畫像們卻在這種時候一個個都閉上嘴,從黛安娜踏入校長室的那一刻起,他們除了偶爾竊竊私語以外沒發出半點聲音。
  ──直到校長室的門當著芙蘭德的面用力地闔上為止。
  「真是小女生。」那個陰暗的斗篷似乎這麼低聲說了一句。
  畫像們一同將眼珠子轉回這間辦公室的主人。
  「惹她生氣了。」
  「又惹她生氣了。」
  「跟芙蘭德相處愉快的人好像也沒見過。」
  「真是糟糕。」
  「真是糟糕的人。」
  「等等他算是人嗎?」
  「好像不太算。」
  「算斗篷吧。」
  「真是糟糕的斗篷。」
  「我也覺得他是糟糕的斗篷。」
  「剛剛那個女孩子性格也很不好,但斗篷更糟糕。」
  「就是就是。」

  無論從布雷
芙蘭德的語氣或是外表,都不可能得知他究竟在想什麼,甚至這個人身上幾乎沒有一個元素是真實的,包含他的名字也是,就算平常以男性的語氣講話,實際上也沒有人知道斗篷底下的「東西」究竟是男是女。不過當他轉動戴著面具的腦袋面向畫像們時,想要他們閉上嘴的意圖還是十分明確的。
  「真是一群欺善怕惡的畫像呢。」面具下的聲音呆板又毫無起伏,無法感覺得出任何喜怒哀樂的情緒:「剛才那丫頭在的時候就一句都不吭。」
  「剛剛那個小女孩就算能歸類在『惡』的那邊,你也離『善』差了大概有一條銀河遠吧,芙蘭德。」一個年邁的老頭說,他在說話的時候鬆弛的下巴也隨之抽動著。
  「而且我們當畫像這麼長的日子了,至少也能分辨出人的類型了,比方說剛剛那個女孩子,如果我們插話的話,怎麼看都像會笑著把我們燒掉的類型……
  「彼得就差點被她燒了。」另一個尖聲嗓子的胖女人補充,一說話就打嗝。
  「那可憐的……噶,到現在還…………還不敢回校長室的畫框呢。」

  布雷.芙蘭德沒再繼續理會他們。
  連嫌他們煩都沒表示。
  彷彿那個斗篷底下的存在從一開始就沒有這種感情。
  那個斗篷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像是終於想起剛才最後為了什麼事想叫住她:

  「我還在想那小丫頭的脾氣很適合擔任副校長呢……」

  原先嘰嘰喳喳的畫像們首次瞪大眼睛有志一同地齊力搖頭。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性格糟糕的人不能再增加了。」
  「芙蘭德你冷靜一點!」
  「你不要想不開啊──!也為我們想想吧。」
  「不會有人想跟斗篷共事的你死心吧!」



  當然。
  這個提案在幾天後理所當然地被黛安娜.墨菲冷著臉鄭重拒絕了。





Fin.





  來自當年HWIP企劃,我的NPC女兒和NPC校長的故事。

  親愛的說很想看所以寫了,這是個當年孩子的娘(我)都沒想過的神奇CP!?親愛的當年怎麼看上這對的!?
  不過芙蘭德校長和黛安娜的確就是這種有點針鋒相對的感覺,寫起來也挺有趣的就是了XDDD
  總之校長這種個性和黛安娜就是不對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