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原創】勇者與奴隸制度-騎士的手札02


前篇:



《騎士的手札02


──普拉斯曆6XXX






  勇者大人被背叛了。
  被我們人類背叛了。
  在那個當下,我事實上並未理解到是怎麼一回事,是在事後返回推敲,才大抵推測出整起事件的相貌。畢竟能夠詳細告訴我始末的人,已經一個都不在了。
  打倒了魔王後,國王將勇者與他的夥伴們召進了宮裡,舉辦國宴大肆慶祝,然後殺了勇者一行人。
  勇者大人的夥伴,魔法師、僧侶、劍士及弓兵──包含勇者大人自己,全無倖免,無人生還。
  ──明明應該是這樣才對,但勇者大人卻又活了過來。
  怎麼看都已經死透的屍體死而復生──又或者是一開始就沒死成,事實如何我並不知情,總之,勇者大人仍然是苟延殘喘活了下來。只剩下他活著。
  然後,勇者大人殺光了整個王宮的人。
  殺了整個王宮的人還不足夠,他又殺了所有在首都的居民。
  至此,仍然沒有結束。
  到最後,整個國家內的活人,已經一個都不剩了。

【原創】勇者與奴隸制度-騎士的手札01





《騎士的手札01


──普拉斯曆6XXX





  我要把我所知道關於勇者的事實全部記述下來。
  儘管大概沒有任何作用、這本手札也不會有任何人看見,我還是必須將這些事情記錄下來,否則我已經快無法忍受下去了,所以,看到了這篇手札的人啊,請原諒我。若真的有讀者存在的話。
  請原諒我,我必須將我的所見所聞都記錄下來,否則我將發狂。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文アル×太宰司書】池中瀕死之物

  
01.

  半夜被敲門聲吵醒,她用敲擊木板的頻率判斷來人是誰,睡眼惺忪地打開房門。渾身濕漉漉活像棄貓的太宰治映入眼簾時,她就知道他又自殺了。
  太宰治可憐兮兮、縮起身子由下往上窺探的視線令她心生不悅,那是種油然而生的煩躁感,就像目睹一件已經重看過上百次的電影情節,而自己還要被迫注視著不斷再上映的畫面。
  她沒有過問。
  也不想知道這次又是誰把他救上來,大概是織田作或者其他人──無論如何,都無所謂了。
  她微微退開一步,留出一條空隙,讓太宰治進入室內。

  她隨手拿起自己房內的毛巾為太宰治溼答答的頭髮擦拭著,太宰治不知為何依舊止不住眼淚,卻什麼也沒說。聽著這似少年又似男人的傢伙,壓抑而始終無法哽勻的嗚咽聲,比想像中的還要令人心生不耐。
  ──為什麼尋死?
  不對,她生氣的不是這個。
  ──不是說要一起死的嗎?
  不,這太愚蠢了,她也不是對這件事不快。

  一直到他推開她的手,一頭撲進她的懷裡時顫抖時,司書才終於弄清楚自己的煩悶是從何而來。
  太宰治的啜泣聲實在是與「她」太不相容了。
  與她的世界、她這個存在,都彷彿產生種種衝突似的,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躁動作嘔著,產生了難以言喻的噁心感。她過去所生存的世界,幾乎不容許存在著這種哀求般的聲音,太宰治本身並不脆弱,任何存在於圖書館的文豪們,沒有一個可以用「弱」來形容之,而是更為「異樣」、更為「異常」的某種東西──然而此時此刻太宰治確實這般地在自己面前抽抽搭搭著,也不知是何種心緒使然,太宰治確實選擇了她作為自殺未遂過後欲要傾訴或著陪伴的對象。
  她或許難以忍受這件事。
  她過去所生活的世界裡,無法容忍這種事。不容絲毫脆弱抑或孱弱的因子寄宿在任何一個角落。

  ──那是示弱的聲音。
  於根殖腦髓的劣根性與職業病而言,是幾乎等同於「可以殺掉」的聲音。
  她無法從中感到任何憐憫、同情的情緒,對她而言,這種存在的東西,在感受到之前就會本能性地想要殺掉他。
  她人生第一次,對太宰治這個人湧現了極其強烈的感情。
  既不是出自憎恨,也不是出自愛。

  她從來不曾想過要答應太宰治的殉情要求,此刻卻只想著要殺掉他。
  太宰治悲慘而難堪的模樣,於她的視野中,簡直就像是在懇求著「請殺掉我吧」般的極具誘惑性。

  因為她從以前,就是負責殺掉「這種生物」的人。

  「……」
  司書原先想要回擁他的雙臂,不知何時已經轉為隨時都可以扭斷他脖子的姿勢,就如同那一天太宰治舉起槍枝扣住她的額頭,如今的她同樣也只需要一個輕微的動作,便能夠確實地殺害他。
  她遲疑片刻。
  猶豫再三。
  幾乎等同永恆的一瞬間。

  司書輕輕地將太宰治擁入懷中。
  直到那一刻的時光開始流轉,太宰治壓抑而惹人不悅的嗚咽聲才終於不帶絲毫雜質地傳入她的心中。


【文アル×太宰司書】想自殺的吸血鬼與暴力修女


01初次見面

  「虧妳區區一個人類能夠抵達我這裡呢……聽好了,我正是三大天王之一,稱號『赤之羽鳥』的天才吸血──」
  砰。

  奉命前來收拾佔據教會「某個紅色妖怪」的修女看著眼前的畫面,一時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在受命出發後,直到她抵達目的地一天前,教會又臨時捎來更改任務的指令,將「殲滅指令」改為「收服」。
  ──『考慮到之後可能也有什麼用處,情況允許的話先不要殺掉,先俘虜吧。』

  修女低頭看著被FN-FAL槍托K暈、連自我介紹都沒來得及說完的吸血鬼,他全身上下的衣裝配件全部由黑色與紅色組成,彷彿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是吸血鬼似的。
  「這弱到爆的傢伙哪裡會有地方需要用到他的……」

  從這天開始,展開了暴力修女與柔弱吸血鬼的愉快冒險。

  (※大致上太宰吸血鬼都躲在修女身後,完全是個拖後腿的。)


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文アル×太宰司書】七夕短篇



01.

  她為了轉換心情結束晨間的公務後,伸了個懶腰,腳步昏昏沉沉地來到庭院散步。
  司書在庭中遇到了欲言又止的中原中也與織田作之助,他們兩人看似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彼此交換了視線後,將話又吞了回去。
  「……?」
  她有些困惑,最終仍是什麼都沒有問,慣例地朝著池邊走去。

  接著她看見湖中飄來一具浮屍。

  一具浮屍。

  「…………」
  浮屍從湖中央猶如廢棄物般緩緩飄流過來,接著似乎是察覺到她的存在,從水中抬起頭來向她打招呼:
  「早安──司書小姐。秋天的池水冰冰涼涼的非常舒服喔,真是個自殺的好天氣呢!要不要和我一起跳水自盡啊?」
  「…………」
  司書在心底默念三次: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
  接著視若無睹地走過草坪,完全無視身後的叫喚。

  「雪──!不要丟下我──!」
  「我不叫雪。」
  她停下腳步,微微側身,冷冷地俯瞰著他,直到太宰治支撐不住當著她的面沉下去為止。
  儘管迄今為止她對太宰治這個人還有諸多不了解、甚至作為同事無從掌控的地方,但如今唯有一點她非常確信。
  確信太宰治今天一定會得重感冒。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文アル×太宰司書】倚身已深


 00.

  倚身薄膜。
  溺水者在蔓延燃燒的藍色火焰之中,如身陷篝火般揮動臂膀。
  火海湧動著。
  遷徒。逃亡。遷徒。逃亡。

  就像焦炭一般求求你收容我吧。
  就如焦炭那般求求你丟棄我吧。


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Gintama×雙神】死物的囁嚅01


00.

  我愛妳。他對妹妹說。
  妳還記得嗎?

  我記得你討厭我。她回答。
  我永遠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