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刀劍亂舞×壓切女審】他與他之主


01.

  「──真有趣啊。」

  唐突地,壓切長谷部聽到他的主人用百無聊賴的語調這麼說。
  他先是認為自己還沒有得到主人的允准而垂下頭,因而沒能看見她的表情。
  「長谷部。」受到這聲呼喚後,壓切長谷部才抬起下顎,將視線放置在那位高貴的大人身上。
  他看見他所服侍的審神者用無聊透頂的眼神俯視著他。

  她的睫毛濃密而細長,闔上眼瞼時顯得嫵媚,而眼瞼後方的灰色眼睛卻感受不到任何柔媚的色彩,她的眼眸不懷好意地瞇起,並非真正心懷惡意,但實際上卻與真正的惡意相去無幾吧。長谷部心想。
  主上彷彿真心感到窮極無聊似的,他說不上是對「什麼」感到無趣,或許是他、或許是對所有刀劍、或許是對審神者這個身分──又或者是對這整個世界都感到厭煩了也說不定。
  可是即使如此,他的主人仍然在笑。
  儘管眼神毫無笑意,女人還是邊用手指捏揉起自己的髮梢末端,邊帶著笑意對他搭話。

  「怎麼樣,長谷部,你也認為很意思對吧?」
  「……我不懂您的意思。」
  「我是說──這樣的日子很有趣呢。」
  「……」
  儘管他仍然只從審神者的口吻中感覺到索然無味的情感,壓切長谷部依舊給了肯定的答覆:「如果主上這麼認為的話,那就是這樣。」
  將壓切長谷部細微的臉部變化盡收眼底後,審神者第一次笑出聲。
  稱不上悅耳或美妙,甚至絕對不是屬於令人感到舒服的聲音,但在傳入壓切長谷部的耳中就是比什麼都要令他安心的旋律。

  「長谷部你呀,也很有趣喔。」
  「是的。」
  「無論如何都會回應我的囑咐這點也是。」
  「是的。」
  「會願意為我死吧。」
  「是的。」
  「我很喜歡你這點呢。」
  「非常感謝您。」

  即便──即便他最終仍然只能從那位女性的眼眸與口吻中捕捉到生厭的情感,但因為她給予正面意義的字眼,壓切長谷部仍是將之當作自身的褒美,如數家珍地收下了。
  她說這樣的日子很有趣。
  說著喜歡自己。
  或許有一日還會對世界大加讚賞。

  而就像壓切長谷部自身無論作為付喪神或作為刀劍,沒有一句怨言地成為了她的所有物。
  他認為世界也就像她的收納品。
  感覺這個世界,就像是那位大人的玩物。

  沒什麼好動搖的。
  無論是肯定或否定、讚賞或貶抑,都要將此視為那位大人施予世界的施捨。
  唯有受她定義,那些事物才有意義。
  唯有受到她的呼喚,壓切長谷部才能夠感覺到自己乾涸的靈魂受到滋潤。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淺談DC和MARVEL的CP喜好】


回頭一看我上一篇發文日期是3/12,不知道該寫點文什麼只好來閒談一下美漫我喜歡的CP。(因為最近的BvSCA3
另外只吃BG,下面也只會談到BG


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MAR×魅戴魅】氣息從墳邊升起


00.

  氣息從墳墓邊緩緩升起,證明我曾經待在你身旁。

  我對你的世界瞭若指掌。
  我對你的墳墓瞭若指掌。
  至少在你的肉身被埋沒墳土之下時,我是思念你的。


【RWBY×AB/RN】變質之物



01.Adam/Blake 變質之物

  談談愛這種東西吧。
  即使它的呢喃會粉碎你的夢想,你也必須相信它。
  就像北風吹撫,使田園荒蕪。
  能夠為你加冕的東西,也能夠將你釘上十字架。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刀劍亂舞×三日月女審】關於三日月闖入審神者澡堂的那件事



   當他拉開女湯的拉門時,他看見他預期見到的少女,而原先預料的反應一件都沒有發生。
   
 
  「……」
 
  他服侍的審神者胸部下方的身體都浸泡在水裡,因為霧氣的緣故,幾不可見的曲線三日月宗近也無法透過澡堂的水窺見。飛鳥的長髮並未一如以往綁成高馬尾,而是用毛巾盤了起來,只剩幾綹髮絲散落在頸際,觸到水霧後髮尾因為濕氣而黏附在皮膚上。
 
  飛鳥原先背對著他,聽到門拉開時與門軌摩擦的聲音才轉動頸子,將面容對向他。